1. 首页 > 时事热点

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:护士曾为已婚副院长堕胎,警方排除他杀官方正调查

(原标题:#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#:护士曾为已婚副院长堕胎,警方排除他杀官方正调查)

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,警方排除他杀官方正调查 (来源:澎湃新闻)

【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:护士曾为已婚副院长堕胎,警方排除他杀官方正调查】安徽宣城。邓先生称,其表姐邓琳琳(化名)是人民医院护士,10月14日她在医院副院长家楼顶死亡。警方恢复的短信显示,副院长已婚,邓琳琳曾为他堕胎。医院回应在调查。

另据潇湘晨报报道,11月15日,有媒体报道称,安徽一名女护士在所工作医院副院长家楼顶死亡。据澎湃新闻报道,警方恢复的短信显示,副院长已婚,邓琳琳曾为他堕胎。医院回应在调查。

澎湃新闻采访该女护士的亲属“郎溪县的邓先生”,邓先生称女护士死亡是医院副院长的好朋友在楼顶发现的,公安侦查过死者事发前的行踪,事发当日她骑车到了副院长所在小区,上了副院长所住的楼顶,就再也没有下来。

潇湘晨报记者找到一个名为“郎溪受害者父亲邓福兵”的用户,从微博内容及发布时间推断,该用户高度疑似上述新闻报道中护士的父亲,其于10月中下旬在微博上连续发布关于此事的信息。

该用户发布的微博内容显示,女儿是安徽郎溪县人民医院护士,10月14日晚8点10分左右家人得知女儿死亡。

家人找到女儿的一份遗书,遗书中称“世上要是有后悔药,我这辈子都不想认识他,他就是个快子手(应为刽子手——编辑注)”,同时,也有“我已经很努力了,发病了我真的控制自己”的表述。

目前尚未发现涉事医院及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公开回应信息。


推荐阅读:

湖南师范大学女生宿舍内用睡裤自杀,三次辞校团委工作被老师拒绝

婷婷是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学生,今年5月,她开始担任团委学生副书记工作,此后时常因工作忙到凌晨,曾三次辞职,遭到学院老师肖某拒绝。

湖南师范大学女生宿舍内用睡裤自杀,三次辞校团委工作被老师拒绝

10月5日,婷婷曾出现轻生想法,爬上天台想要自杀,被男朋友劝下。11月2日,婷婷在寝室上吊自杀。婷婷的母亲杨梅认为,婷婷每天过于忙团委工作,学业跟不上,压力也无法排解,才导致其走上不归路。

湖南师范大学女生宿舍内用睡裤自杀,三次辞校团委工作被老师拒绝

湖南师大自杀身亡女生家属发声:在学校处理时受到阻拦

婷婷姐姐思琦称,在微信聊天里,她多次看到肖某用“还没做完?什么时候才能交给我?这很难么?”等疑似打压的言语同她说话。

婷婷是湖南师范大学2018届学生>>

在家人朋友眼中,大一大二时的她,是一个阳光积极、自信上进的孩子。

今年5月,因疫情原因,婷婷没有返校,在家上网课。当时,学校进行校团委换届选举,婷婷原本打算竞选校委员,但学院老师肖某找她谈话,希望她留在团委做副书记。因此,她开始接受团委学生副书记的工作和任务。

接任后,婷婷多次感到这份工作不适合她,每天忙不完的事,压力太大。在7月20日,婷婷曾在微信向同学倾诉“他有什么事都直接找我,很多东西我都要再盯一遍,基本上把工作做了”“现在各个部门,啥事都是我负责”。

8月,婷婷和表姐妹一起出门聚餐,姐姐思琦看到,婷婷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,吃饭聊天时,她依然在完成工作任务。

思琦说,在肖某和婷婷的聊天记录中,出现最多的词就是“马上”“抓紧”“必须”“赶快”“勿必”,很多工作晚上布置,第二天就要求完成。

婷婷曾三次向肖某提出希望可以辞去团委副书记的职务,但肖某以“院里确实需要人”为理由,拒绝了她。

10月5日,婷婷第一次产生轻生的想法。当天11时许,男朋友王鹏收到婷婷5000元微信转账,他意识到不对劲,马上打电话给婷婷,得知婷婷站上了天台,有自杀倾向。王鹏在电话里极力劝阻婷婷,同时马上赶往学校。

11时52分,婷婷发来消息“我下来了。”待王鹏赶到学校后,婷婷正在哭,他带着婷婷来到肖某办公室,想要她辞职,并告知肖某,婷婷已经有了轻生的想法,不能继续做这份工作了。

肖某提出,可以增加辅助人员,希望她继续做这份工作。婷婷表示坚持不做了,又去找了上一级领导学院的党委副书记,才同意她辞职。

事发后,她在婷婷微信看到,5号当天,肖某多次催促婷婷到办公室来一趟,但婷婷一整天没有回复,期间只有10秒与肖某的通话记录。

思琦认为肖某时常用言语打压婷婷,肖某经常说:“还没做完?什么时候才能交给我?这很难么?这很容易吧,没有那么复杂,是很简单的一件事”诸如此类的语言,让婷婷逐渐否定自身价值,产生悲观情绪。

10月8日,商学院召开第23次团员学生代表大会,会上公布正式委员名单,但因婷婷提前辞职,团委学生副书记换成了另一位同学。此前婷婷做的工作,也没有提及她的名字,并称她是落选的。

11月2日,婷婷没有去上课。下午5时许,室友回到寝室,发现她用睡裤吊在了自己床上,已经没有了呼吸。

事发后,杨梅和思琦来到学校,杨梅称婷婷自杀没有任何征兆,聊天也正常。她提出三大质疑:一,孩子一天没去上课,老师却不关注,在寝室出了问题,为什么寝室老师也不知道;其二,孩子思想波动,老师知道有轻生的想法,为什么从没和家长联系,也没有进行心理疏导;其三,至此,学校为什么未派出对接人和家长沟通这件事,肖某也一直未出面。

婷婷同学提到,“我们目前只知道团委的事,可能还有课业压力吧,这学期很多课很难,她大多数时间都去忙团委的事了,就没时间学习了。”

杨梅认为,孩子有一定抗压能力,高考第一年以473分过了一本线,但婷婷对未来有更高的憧憬,第二年顶着压力,复读考出590分,比第一年高出120分,来到了湖南师大。大学期间,一直在着手准备会计师职称证书考试。

11月6日下午1点半,记者联系长沙岳麓区桔子洲派出所了解情况,工作人员回复,“我不清楚情况,你直接问领导。”随后挂断电话。

校方最新回应

11月7日下午2点39分,湖南师范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。

通报称,11月2日下午6时许,我校商学院一名本科生被发现在宿舍身亡。经公安部门初步调查,排除他杀。

对于年轻生命的不幸离世,我们深感悲痛和惋惜!事件发生后,学校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门的善后处理工作小组,一直全力配合公安机关和家属处理相关事宜。

针对该生不幸身亡的有关具体情况,学校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核查中。

来源:封面新闻

安徽一护士在副院长家楼顶死亡